第53佛学营参考资料-五蕴皆空

Words文件

五蕴皆空

“五蕴皆空”是观自在菩萨现证般若的境界,般若波罗蜜是毕竟空义、是平等义、是无分别义、是无可得义、是中道义、是实相义。如此深而为微妙,不可思议的般若波罗蜜不是初学菩萨及二乘所作已辦者所能了知。

佛在“胜天王般若波罗蜜经”言:“闻慧、思慧、修慧”通达般若波罗蜜、非是出世后无分别智。何故闻思修三慧修般若波罗蜜不得后无分别智。因为般若波罗蜜不二不别。自性离故。而闻思修三慧皆是有二有别有自性,故修般若波罗蜜不能得后无分别智。闻慧粗浅不能得见第一义。思慧不能见出世间法,所以不能修出世般若波罗蜜;思量心皆以能所分别故不得出世般若波罗蜜。

即使以“缘起性空”、空即缘起“来观修五蕴皆空,亦不得第一义谛。因此,要通达五蕴皆空的真义,就必须修学般若波罗蜜。因为五蕴皆空即是行般若波罗蜜义。佛说:三世诸佛皆依般若波罗蜜而现证无上正等正觉。佛也说,修学般若波罗蜜一法,能通达一切法,可通达一切法。此言即是若能通达般若波罗蜜即能通达十波罗蜜,十波罗蜜即一切法。般若智慧是根本智,能生一切智。所以能于一知一切。于一切知一知。

菩萨要修般若慧(六地所证)后修般若智(十地所证)因为慧者根本智,智者后得智,由根本智生起后得智,故菩萨先修慧后修智。

佛言:菩萨摩诃萨当学般若波罗蜜以见第一义(实谛)亦当行般若波罗蜜以行方便道 (世谛)。

第一义谛为诸法之体性空世谛为诸法之方便有

二谛圆融、双运,即是五蕴皆空义、即是般若波罗蜜义。

学般若波罗蜜,以正智观色受想行识不见色生,不见色集,不见色灭,受想行识亦復如是,因为自性皆空无有真实但虚有名字。

行般若波罗蜜,化诸众生终不为说无业果报,菩萨知一切法空,但是说有业果报一切诸法如梦如幻,无我,无人,无众生,亦无寿者,而说有业果报,如此行,即名行般若波罗蜜。

菩萨摩诃萨,学般若波罗蜜,深入第一义行般若波罗蜜时,方便有所施行。依“学般若”而“行般若”。即是五蕴皆空的般若义。因第一义说有世谛,故世谛者皆归第一谛,五蕴皆空亦是此义。

大般若经:菩萨摩诃萨,行般若波罗蜜时,不见一切法生,不见一切法灭,不住一切法,不见有法离于法界,不见法界离于诸法;不见诸法即是法界,不见法界即是诸法。

佛说世谛与第一义谛,均须如实修行。若以十波罗蜜而说: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进、禅定、方便、、愿力、智等皆世谛摄。唯般若一度为第一义谛摄。依般若慧行于诸度,诸度皆名波罗蜜,亦名如实行。

般若波罗蜜空寂清净,无二无别,无形无相以第一义中,形相不可得故。如此无相之法,本来言语道断,心行处灭,而菩萨为度众生故,以方便善巧,作种种巧喻,令众生悟入般若波罗蜜。

五蕴皆空,即是般若波罗蜜义。通达般若波罗蜜义,即能通达五蕴皆空的真义。五蕴皆空,虽不舍空义,然亦非五蕴身见俱空,更非灭除五蕴,离开五蕴即不能行世谛。不行世谛,第一谛亦不得成立,因其只是空有名言而无实。于修证“五蕴皆空”,即不离五蕴而现证空性,也不离空性建立五蕴,如此即知“五蕴皆空”是以第一义谛行世谛,于世谛不染即回归第一义谛。

五蕴皆空是随顺法相而不违世谛。若知诸法相(五蕴相)如幻是假;便知诸法本空。若知诸法本空,便知一切法性所谓不坏诸法相,而达法性空。诸法相如幻是为世谛,法性真空是为第一义谛。故见世谛究竟则第一义谛,非是世谛外另有第一义谛。

心经云色即空,空即色,色不異空,空不異色,色者(五蕴)法相也,空者法性也,色者世谛,空者第一义谛。

故见色究竟即知色即空,此之谓真空,见空究竟,即知空即色,此之谓妙有。不坏妙有而达真空,不离真空而现妙有。若坏真空即坏妙有。若坏妙有,即坏真空。若不坏妙有而达真空义者是随顺法相。

五蕴即空法性也,空即五蕴法相也。色空双运,性相不二,不坏法相而达法性,即是随顺法相,即是随顺般若波罗蜜,五蕴皆空即是如此随顺。

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蜜时,照见五蕴皆空,即是现证,深般若波罗蜜的境界:

行一切法而不分别一切法

不见法界离于诸法

不见诸法离于法界

诸法法界,法界诸法平等平等。

第52佛学营参考资料-耳根圆通

Words 文件

耳根圆通 -声音就是声音,它无自性,也无世俗的语言文字义

学佛的人, 必须先发菩提心,菩提心是觉心,即是本觉的心。

在无量劫以前,观世音佛指导观世音菩萨(当时尚是初发心的凡夫)“从闻、思、修入三摩地”。这于闻声成就的观世音来说,即是由倾听法界一切声音,证得觉性的法门。

一般人倾听声音,都是由外界的声尘,触动耳根,由耳识认知声音,妄心即由是生起,这是心识的动相。然而,当我们观修声音法门时,强调的是“内听”,自己听自己内在的声音,是为了避免接触外界声尘而起妄心,即是避免闻的“动相”而求“静相",然而静相仍是不离“妄心”,有妄心就不能得“正定”;虽然,由静心也可以得定,但这种定非正定,只有入三摩地才是正定。

初修“闻”时,能修至“入流亡所”才能“动静二相了然不生”,此时无论外在,内在的声音都不执著,不去领会这是“车声”,那是“鸟声”,同时也不领会一切声音的静相“入流亡所”是入正定的基础。

此后,修至“闻所闻尽,尽闻不住”才能体会到声音的空性,即是掌握到一切法皆于空性基上自显现。这是法界的本质。

由闻声而得道的法门,我们称之为“耳根圆通”。其实修“耳根圆通”其重点仍在修心,唯有修心“本觉心”才能生起。

前面所谈,只简略的提到观世音修证的过程,并未提及如何修习“闻声”和声音自显现。

要修习“闻声”和“声音自显现”,此层次的观修是建立在“无有分别”的基础上。现象界的种种相对,都是心识概念的分别, 诸如生灭,来去,一異,垢净等等。如果能离开语言文字概念,本明觉性本然清静,不受垢净的影响,觉性不会随着现象的生灭而生灭,是故说“无有分别”

(一)世亲菩萨在如幻八喻中有“谷响”一喻,观修“谷响”(回声)于内外,亦内亦外,非内非外中寻觅都不得,如实悟入“离边“亦即声音(回声)非自己的声音,非山谷的声音,非自己和山谷同时发出的声音,亦非自己与山谷同时不发声而成声音,由是离四边而见到声音无自性,声音只是声音,它并无世俗 的语言文字的分别义。

(二)要证得“声音自显现”,就得由“本明觉性”谈起。

本明觉性即是本觉,要引发其显现在道上依本明觉性设施空分,明分和现分。也即是佛家常说的性、相、用。

本明觉性的空分,其定义为从无始以来就绝对清净。佛家用广大的天空作为比喻,天空中虽然有云雾彩霞的遮蔽,可是天空的自性却不因此而有所变动而生障碍。

明分属于于相分,但却不是相状。它只是能分别“相”的机理,即是事物的可认知的因素,一切事物(外境)之所以可被认知,被分别,必有它的因素,这因素便是事物具有明分的特性。

我们的心识也有分别事物的本能,这本能便是心识具有明分的分别功用。正因为内外两明分相融相即,人才能了别事物。

明分本来具足,不待因缘而生起,亦不因受污染,即便失去光明的特性。

佛家以镜为喻。镜面即使蒙上污垢,而镜子能映现影象的功能特性(明分)并未因污染而失去。

明分不限于眼识与物象,无论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都有它的明分。即使“空”亦有明分,否则我们也就无从修证“空性”。

现分属于功能,它并非显现的意思,只是说法界有一种功能能容许一切法自显现。这种功能也即是佛法神的功德(功能)。此功能为一切事物的生机。“解深密经”名它是阿陀那以分别它和阿赖耶的不同功用。若依心识而言便是阿陀那识,其功用是包括一切法的自显现(包括任何时空元次。即是包括他方世界一切的涅槃界的显现)。

现分的定义,不但是法界的生机,而且周遍平等。

譬如镜面无所不照,并不会选择只照女人,不照男人,只照富人不照穷人。

任何事物的性、相、用都不可分离。本明觉性也不例外。虽方便而说其有空分、明分、现分的分别,然而三者都同时相互相依存在“本明觉性”中。

际此,我们对空分、明分、现分的定义已有了基本的认知,我们便可依它来实修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等觉知的自显现。

人虽然有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等五种知觉,然而最活跃的根识是眼和耳,我们依眼来见色、见光,依耳来听闻声音。这些是生活中惯常的事,因此,比较容易入门。

在此,我们只谈与 “耳根圆通”有相关的课题:修学“闻声”与“声音的自显现”。

首先,我们得找一个空旷的地方如山谷或旷大的空室里,在空矿的地方,我们可以高声唸咒,呼喊呼骂,也可以温声赞叹。此时要观想一切的声音,无论是咒声或是世俗的喊骂声;无论是善恶或是雅俗的声音,我们都对它不起分别;我们只倾听其声音和回声,但却不执著于这是我的声音的回声。我们只倾听这声音。

接着我们观想:我的声音”的“回声“有什么分别。与回音有什么分别。我们即体会到声音即是声音, 回音也是声音,我们即能观见到声音与回声无非只是“声”的明分的显现,而我们的本明觉性亦有明分,由是能了别声音,如果我们知道我的声音和回音都是明分的显现。我们就能通达声音只是声音,它无自性也无世俗的语言句义的种种分别(分别是心识的作用);它只是法尔明分的自显现。至此,可以说已通达“耳根圆通”而且是超越了“无舍离而离”见到了声音的自显现。因为它连“舍离与离“的概念也没有。

通达了“耳根圆通”,我们已知道一切法同一法性,一切根也同一根性。然而要证得“六根圆通”还得觅找“六根门头”的所在点以及观修“声音陀罗尼”等。

在此随顺一提,一切事物虽本具明分,然而,其从来未曾离开觉分和现分。否则,我们的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便如机械的枯槁的死物。我们的眼睛便如摄影机,只能拍摄不能了别;我们的耳朵也如收音机,只有声音没有能量和反应。明分不离现分,一切事物相状的显现才具有生机。

第51佛学营参考资料

(一)一乘佛法(法华经的无量义)   Words 文件

三草亘第51佛学营在讨论法华经信解品和授记品时,有几位同学提出了“一乘佛法”以及“罗汉有余涅槃”等相关的课题来深一层的讨论。此文即是在讨论后所作出的记录和整理。

要了别有关的课题,必须从一乘佛法的平等义、无量义、不可得义、实相义、离言语句义谈起。

法华经是同教一乘。凡夫、二乘、菩萨皆可依此一乘法的大事因缘而入佛道,证得正等正觉。

释迦牟尼佛以及过去诸佛在讲法华经前必先教导“无量义经”。”无量”并不是数目上多得不可计数。数目如何多得不可计数仍然”有量”。

无量义从一法生。经云一即无量,无量即一非有前后差别;於一知无量是差别智,於无量知一是无分别智。

於一知无量即毕竟空建立一切;於无量知一,即一切法悉归毕竟空。一即无量,实相即是无量相;无量即一,无量相即实相。因此一切诸法皆是实相;实相即是一切诸法,平等一味,无二无别。因此,无量义者即是法界义、平等义、空义、如幻义、不可得义、如如义、不二义。无相无作、无住无分别义、乃至阿辱褥多罗三藐三菩提义。

无量义即是一乘义。

一乘之体即真如法性,一切法皆以此为体,“法性为一切法之本住”。一乘即唯一真法界。佛究竟涅槃即一真法界。
一切说空之经,是有余说,只有一乘教中的空义是无上说,非有余说。

“空即不空,不归断灭;不空即空,非为定有”。如此说“空即不空,不空即空”方为无上说。
佛在讲导法华之前,用权智则於一乘说三乘。约实智则三乘归一乘;其实,佛所说法,悉皆入於一切佛地,此所谓令众生依一佛乘而入佛地。

佛在讲阿含、四谛、十二因缘即已密说一乘。众生根器不同,各持其见分别一乘法;如草药品喻:三草皆依一地所生,一雨所润。然而三草却各有因缘,各得滋长。
其实佛所说的,无论是了义经,抑或是不了义经;佛无论如何言说,都有“一切法皆无自性,无生无灭,本来寂静,自性涅槃”。这样了义的说法,隐寓在其中。
佛能知“一即无量,无量即一”,因此能以一语言而适应众生,契合众机。因此,佛说“十方佛土中,唯有一乘法,无二亦无三,除方便说,但以假名字,引导於众生”(法华:方便品)。

勝鬘经十受章,也以摄受一乘正法开示众生,教化众生,并为了大乘建立“正法住,正法灭”;末法时,可谓法灭,即是一乘法灭。
佛说“唯有一佛乘,无二亦无三”并非分别三乘,也非执持一乘。而是教示我们在观修、行持和见地上都不能离开一乘。因为“正见”由一乘而生,邪见离一乘而起。依一乘见地修持即是“正法住”。

(二)阿罗汉有余涅槃(依胜鬘经释见)

阿罗汉有余涅槃:基于下列几点来谈
a) 四住地无明与无明住地
b) 分段生死与变易生死
c) 四解脱智

四住地烦恼与无明住地-阿罗汉、辟支佛只断“四住地烦恼”,未断”无明住地”。

“四住地烦恼”1.见一处住地;2.欲爱住地;3.色爱住地; 4.有爱住地.

1.“见”“爱”皆是烦恼,亦名为惑。见即见烦恼,亦名见惑,爱即思烦恼,亦名思惑。见一处住地是见惑,其余三者指修惑。众生的一切烦恼都是见惑与修惑所依处,可以称为住地。四住烦恼生起一切遍行烦恼,也即是众生一切烦恼的生起都以四住地为根本。见一处住地即是三界有情分别住于“一见”,此亦即是“见烦恼”(见惑)由见惑而执一切事物、时间、空间皆为实有、本然有、理所当然有。见烦恼是心迷於理,迷於三界之理而成见惑。此迷理之惑可於见道位顿断。

2.欲爱住地:指欲界的一切思惑,以贪爱为主(嗔痴也因贪爱而起)。因为有欲,随顺贪欲起身见。

3.色爱住地:指色界有情的思惑对一切物质视为实有,由色爱而起‘身见’;欲界中人亦有此惑,因为欲界亦有物质。

4.有爱住地:指无色界有情已无欲爱、色爱(无色界无有物质),但仍然执‘有’的思惑而成立‘身见’。欲界与色界都有此住地。因为他们都会依‘有’而起贪爱。

四住烦恼,以有爱住地最为有力,因为三界有情皆因‘有爱’而起身见,有身见即有自我,由是我痴、我慢、我见、我爱也随之而起。

四住地成立了我与我所。三界的一切有情皆以‘我’与‘我所’的身见而生死不断。

四住地依业因而成分段生死。亦即是见思烦恼。产生的生死,叫分段生死。

有情的生起,必以业为因。三界有即是缘有漏业因而生。有漏业依四住地及无明住地为缘,如是生起三有。

无明住地:一切烦恼的根源便是无明住地,因为四住地所起的烦恼皆依於身见的“我”而建立,然而於我之外还有我所取之“法”,我执之外还有法执,一切法执便是无明住地。因为“法执”,所以阿罗汉在断无明住地之前,只断“人我”未断“法我”;只断“烦恼障”,未断“所知障”。

无明住地有两种功能 (一)为恒河沙数烦恼所依(二)令四住地烦恼久住。

勝鬘经云:无明住地对“有爱住地”影响最大,因为此地周遍三界。三界都有“有爱住地”。亦即有爱住地决定三界的轮回,而无明住地能令四住地烦恼久住。

所谓有爱,就是我们落在“有”的识境里。我们将一切事物,一切概念都执著成“有”。心识的本能又将一切“有”加以分别并执取(法取)。

於是三界的一切有情皆依次有爱住地生死不断,轮回不断。因此,若欲断除轮回就得断除无明住地力对我们的影响。

由于无明住地力的映像,三界有情执着一切法实有,而不知我们确实是住在虚幻的影像世界里。因此我们对佛说“一切如梦如幻,一切无生”很难理解,这便是无明住地力的影响。无明住地是根本无明,唯佛自证智(根本智)能断。

(三)分段生死与变易生死

阿罗汉、辟支佛、大力菩萨仅断分段生死,未断尽一切烦恼,未断尽一切无漏业(凡有业必有生死),亦即是未断变易生死。

分段生死:凡夫以有漏业为因,四住地无明和无明住地为缘,而落入生死。每一世的生死即是一段生死,如是一段一段相续,生死交替,由是轮回不尽,分段生死也不尽。

变易生死:阿罗汉、辟支佛、大力菩萨已断见思惑由观无漏法而悟入法性。行者的心识既已悟入无漏,由是他的意业便是无漏的有分别业。此时,行者即以无漏的分别业为因,以无明住地为缘,依此因缘而得殊胜果报身出离三界。此身已离分别段生死的粗身(以微细的生灭与基本状态),因此没有形色。此身已不住有漏的分别业,已无三界识境的分别;所以没有老少、贤愚、智钝的定限,其生死只是意识身的变异。由是称为变易身,此身妙用难测,可以又称为不思议身。此身实由定力而成,因为此定力未离行者的意识,故称为意生身。

变易身已离形态的生灭,此身的生死是由心识念念相续而成,心识相续即有前后,所以便有先后的变异,因而称之为变易生死。

然而,变易身的念念相续与凡夫的心识念念相续不同。凡夫的念念相续是刹那刹那,每一个念头都刹那生灭。变易身的念念相续其念念则为定力。因此念念相续便是定力的境界相续。而此念念便非刹那,由是意生身便成变易。

成为意生身的基本条件有下列几点

(一)必须断除见思惑亦即断四住地无明
(二)必须志求大乘发大悲心
(三)必须悟入法性,证得无漏业
(四)其禅定的境界必须相续不断(佛的境界则恒常寂静)

基于上述几个条件,下列几种行者可得变易身。
(一)二乘无学道行人,回心入大乘。於得小乘涅槃时,因为有回心大乘的功德,才可以得获变易身。
(二)二乘有学道人。依大乘法观得无漏业而悟入法性,触见真如证得初地以上而得意生身。
(三)初地菩萨以智力而得意生身。
(四)八地以上菩萨以”大悲力”可得意生身。
(五)行者已现证如来藏,然而其死时尚未尽离生灭的边际,不得法身,仅得不思议意生身。此身妙用广大,神奇莫测,是最高境界的意生身。

(四)解脱四智

阿罗汉四果无学位已断尽三界见思惑证得五分法身。

五分法身:1戒法身 2定法身 3慧法身 4解脱法身 5解脱知见。

阿罗汉依此五分法身自知作证解脱四智:1我生已尽 2梵行已立 3所作已办 4不受后有。

(一)阿罗汉未断变易生死,不得说我生已尽。
(二)阿罗汉未知诸法一味等味,如如,平等,道智,不究竟,不得说梵行已立。
(三)阿罗汉未断无明住地不得说所作已办。
(四)阿罗汉未证得正等正觉不得说所作已办。

阿罗汉依解脱四智来建立涅槃。然而四智皆有余不究竟,而依之成立的涅槃也必然不究竟。二乘行人解脱四智的不了义现证只能说是有余涅槃。

佛的了义四智

(一) 我生已尽,即现证无生。
(二) 梵行已立,即证得诸法平等无碍。
(三) 所作已办,是应断已断,应证已证。
(四) 不受后有是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

 

周日共修

四臂观音静坐及佛学讨论
时间 : 10:30am to 12:30pm
1st Floor 仁爱中心, 杨氏大厦
2 Telok Blangah Street 31
Singapore 108942

四臂观音

四臂观音

四臂观音形象的表法内涵

白色身代表清净身口意

頭頂五方佛冠代表五佛智

身穿绸缎及璎珞代表报身茬严性

四臂代表
A.  四無量心-慈悲喜舍
B.  四种佛行-息增怀诛

双手胸前合什抱如意宝珠代表能满足所有众生之頋

右手持一串水晶念珠代表無止境救度众生

左手持一朵白莲花代表淨化一切烦恼

左肩膀披上一塊鹿皮代表慈悲純正的佛心

双脚掌向上金刚坐姿代表稳固禅定的境界

总括以上六种装饰代表六度波罗蜜多

顶礼观音文

观音无暇净白身
头顶弥陀楞庄严
慈悲双眼视众生
观音菩萨我顶礼
(以上是Mr Lim和Thomas师兄于2015年11月22日佛学讨论会上所分享)